火熱玄幻小說 《繁花落(修改版)》-93.聖祖康熙年譜 鞘里藏刀 酒泉太守席上醉后作 分享

繁花落(修改版)
小說推薦繁花落(修改版)繁花落(修改版)
一位統治者劈頭蓋臉的一輩子被縮編為不大一張拳譜, 誠良民唏噓。
另行陳年老辭一番,這是演義,經不起全體史書的啄磨。
雖然我寫以此文, 是莊重按這章編年史寫的, 考察了不少史料, 這張拳譜上的行狀竟自於可疑的。我垂愛的是史自個兒, 鑽的是史書的當兒, 因此,不怎麼玩意各人看多樂即使如此了,哪怕墨誠然寫錯了, 也莫要追查了吧。
(.^_~.)我(.^_~.)是(.^_~.)可(.^_~.)愛(.^_~.)華(.^_~.)麗(.^_~.)的(.^_~.)分(.^_~.)隔(.^_~.)線(.^_~.)
光緒十八年 (1661年辛丑)
一月初二日,同治帝患痘, 萬死一生。召原任高等學校士麻勒吉、學士王熙擬議遺詔。初五日, 逝於養心殿。遺詔中對十八年的憲政進展反省, 共有十四項言責。遺詔立第三子玄燁為殿下,特命內高官貴爵索尼、蘇克薩哈、遏必隆、鰲拜四鼎輔政, 輔佐年僅八歲的幼帝。初八日,遣官例行遺詔於舉國上下。初十日,玄燁即國王位。
二月移宣統帝梓宮於眉山壽皇殿。取消十三衙署。誅殺內監吳良輔。興辦裝設院,專打儲藏胸中所用器械及擺器具。詔令江寧、福州、武昌三織隸村務府。
三月為宣統帝上尊諡“章君”,法號“世祖”。
四月以甲等阿達嘿番捍傅達理陪葬昭和帝, 予祭葬, 諡忠烈。鄭到位取回廣西。準格爾蘇、鬆、常、鎮四代發生奏銷案。
六月罷閣, 復內三院。
仲冬康熙帝親祀於圜丘。世祖章統治者升祔宗廟。
臘月平西王吳三桂率軍事入緬, 緬甸人執明永曆帝朱由榔以獻。宗人府進《玉牒》。
是年為防本地民眾與鄭完竣抗清權力具結, 踐海禁,號令晉察冀、貴州、福建、南寧市沿路居民獨家內遷三十里至五十里, 並盡燒船兒,片板取締下海,此即“遷海令”。
康熙元年(1662年壬寅)
仲春鄭完成承擔印度尼西亞征服者揆一抵抗。
季春以滇南平,告廟祭陵,赦免天下。尊世祖峻為孝陵。
四月抬高□□、太宗尊諡。吳三桂殺秦朝永曆帝父子於南京。鄭竣逝。
五月份穀雨,康熙帝親祭地於方澤。
八月宗人府、禮部遵諭議王、貝勒、貝子等有願扶養女者,奏準養育,隨家長漲落。
十月尊皇太后為太太后,尊皇后為仁憲太后,母后為慈善老佛爺。
仲冬吳之榮告密莊廷鑨私修《明史》。
康熙二年(1663年癸卯)
仲春慈愛皇太后佟佳氏逝。
季春莊廷鑨《明史》發案生。
五月份詔五洲議價糧統歸戶部,部寺使用,俱向戶部提,著為令。為心慈手軟太后上尊諡孝康熙仁義莊懿恭惠崇天育聖娘娘。奉移世祖梓宮往孝陵,奉安行宮。
六月葬世祖章太歲於孝陵,孝康娘娘、端敬娘娘與之天葬。
十一月調動福陵、昭陵地宮成,奉安□□、太宗寶宮。
康熙三年(1664年甲辰)
四月份鰲拜奏內三朝元老費揚古之子侍衛倭赫擅騎御馬,費揚古怨,被籍家棄市。詔令工部織染局歸黨務府。
康熙四年(1665年辛亥)
二月御史董文驥疏言鼎更易先聖上制度,非是,宜總共革新。
季春彌合歷朝歷代帝王廟。輔政當道議欽天監官幾內亞教士湯若望罪。
七月以太皇太后懿旨,聘輔臣索尼孫女、內重臣噶布喇之女赫舍里氏為皇后,行納采禮。
暮秋冊立輔臣索尼之孫女赫舍里氏為王后。
小陽春康熙帝首至南苑校射行圍。
康熙五年(1666年丙午)
正月輔臣鰲拜與蘇克薩哈因換地相爭,隨後鰲拜獨斷。
季春輔臣索尼請至尊親政,留中未發。
十一月輔臣鰲拜以改撥圈地,誣陷高等學校士戶部尚書蘇納海、直隸侍郎朱昌祚、州督王登連等罪,通緝入獄。而輔臣華廈索尼七老八十,遏必隆虛虧,蘇克薩哈望淺,俱未能匹敵鰲拜。
臘月鰲拜矯旨殺蘇納海、朱昌祚、王登連。
康熙六年(1667年丁未)
新月封世祖第二子皇兄福全為裕千歲爺。
四月份加索尼頭等公。
六月內弘文院侍讀熊賜履上疏,述當朝滿漢牴觸銳、軌制鬆弛。
七月康熙帝親政,御太和殿受賀,加恩五湖四海,大赦。始御乾故宮聽政。命副團職官所有引見。鰲拜殺蘇克薩哈隨同子。賜遏必隆、鰲拜加甲級公。
九月命修《世祖回憶錄》。康攝政王傑書議蘇克薩哈罪。
十一月小寒,祀天於圜丘,奉世祖章上配享。
康熙七年(1668年戊申)
元月份建孝陵神功聖德碑。加鰲拜、遏必隆太師。
暮秋康熙帝將巡邊,侍讀文化人熊賜履、給事中趙之符疏諫。康熙帝止行,仍令遇事直陳。
臘月治曆法的巴貝多牧師南懷仁劾奏欽天監監副吳明烜。
康熙八年(1669年己酉)
新月修乾克里姆林宮,康熙帝移御武英殿。此係太太后懿旨:“皇帝現居清寧宮,即保和殿也。以殿為宮,於心食不甘味。可將乾東宮、交泰殿修茸,天子挪窩兒彼處。”
仲春行南懷仁計算曆法。尋視近畿。
季春收場明末清初的歷法之爭,授南懷仁為欽天監監副。
四月份幸太學,釋奠孟子,講《六書》、《丞相》。給事中劉如漢請實行經筵,嘉納之。
五月詔通緝鰲拜交廷鞫。是日,在鰲拜入見時,侍衛以撲擊之戲查扣之。過後,設善撲營,遠近臣領之。王大臣議鰲拜三十大罪,當誅族。康熙帝詔令以其屢立汗馬功勞,免死管押,其黨班布林善等受刑。奪遏必隆太師、一品公。詔永停圈地,當年度已圈者給還。
六月詔宗人有罪,憐恤免職宗籍,自順治十八年仰賴被削宗籍者,由宗人府詳察以聞。
七月詔覆被鰲拜誣罪的蘇納海、朱昌祚、王登連原官,並予諡。
小陽春盧溝橋成,上為文勒石。
仲冬太和殿、乾行宮成,上御太和殿受賀,入居乾白金漢宮。
康熙九年(1670年庚戌)
新月祈谷於上天,奉□□高國王、太宗文統治者、世祖章大帝配享。起遏必隆千歲,宿衛內廷。
五月份增長孝康章王后尊諡,升祔太廟。
七月奉祀孝康章王后於奉先殿。
仲秋詔都察院糾察陪祀王重臣班行不肅者。康熙帝奉太皇太后、太后首謁孝陵。
陽春頒《聖諭》十六條。改內三院為政府,復設和風細雨殿、保和殿、文華殿大學士。諭禮部實行經筵。
康熙十年(1671年甲午)
元月份封世祖第五子常寧為恭親王。
二月命編纂《孝經衍義》。
三月規勸苗諸王閱習騎射,勿恃貴過度。創立日講官。
四月份命續修《□□聖訓》、《太宗聖訓》。詔宗人繁忙及幼孤者,量予養贍,著為令。始行日講。
暮秋以天地匯合,告成於□□太宗陵。奉太皇太后、皇太后啟鑾。謁福陵、昭陵。幸盛京,御清寧宮,賜百官宴。遣官祭諸王諸達官貴人墓。
康熙十一年(1672年壬子)
二月康熙帝至先農壇長行耕藉禮。朝日於中環。
仲夏 《世祖杜撰》編撰畢其功於一役。
仲冬康熙帝幸南苑,開戶行宮。
十二月裕攝政王福全、莊千歲博果鐸、惠郡王博翁果諾、溫郡王孟峨疏辭議政,允之。康諸侯傑書、安親王嶽樂疏辭共商國是,得不到。
康熙十二年(1673年癸丑)
元月份幸南苑,大閱八旗官兵。後或行大閱於盧溝橋,或玉泉山,或多倫諾爾;地無決計,時日亦不以三年為限。
仲春上御經筵,命講官日值。賜八旗官學譯員《高校衍義》。
暮春平南王尚容態可掬請老,許之,以其子之信嗣封鎮粵,不能,令其撤藩還駐蘇中。
六月阻攔八旗以家奴殉葬。
七月命必修《太宗實錄》。吳三桂、耿精忠佯請撤藩,以揆朝旨。
八月試漢科道官於保和殿,不盡力者罷。遣官分至海南、大寧、江蘇,停止撤藩。諭禮部:臘國典,必儀文絲毫不少,乃可昭格。命其調查古禮參酌定奪。
暮秋諭隊長中官觀察各宮太監勤惰變故。
仲冬吳三桂殺外交官朱國治,舉兵投降。
十二月吳三桂唱反調撤藩叛變,訊傳首都。執其子額駙吳應熊坐牢。詔削吳三桂爵,宣稱普天之下。京師民楊起隆偽稱朱三殿下以圖揭竿而起,發案,楊起隆亂跑,其黨被誅。此為“朱三太子案”。罷漢官廁身祭堂子之禮。
康熙十三年(1674年甲寅)
元月封世祖第五子隆禧為純王爺。
二月陝西儒將孫延齡叛。太皇太后頒內庫銀賞賜平三藩火線指戰員。欽天監新造儀象成。
季春耿精忠叛,執太守範承謨,並邀貴州鄭經猛攻。
五月皇后赫舍氏因順產逝於坤寧宮。康熙帝因而輟朝五日,親送大行皇后梓宮於北沙河鞏華城殯宮。
六月定中務府高官貴爵領三旗包衣護老營精研細磨閽防守及侍者、執燈、引等事。
十二月康熙帝擬轉赴親口三藩反,王高官貴爵以北京市為非同兒戲重鎮,且太老佛爺年事已高,力諫乃止。縣官王輔臣在內蒙古裡應外合三藩策反,殺經略莫洛。
康熙十四年(1675年乙卯)
四月份如上諭設立經筵的地勢為侍臣進講,自此九五復講,相互之間商酌以高達對經義領有發明。
閏仲夏幸玉泉山觀禾。
九月康熙帝首謁明陵,致奠長陵,遣官分祭諸陵。
十一月復設詹事府官。
臘月立皇子胤礽為皇太子,遣官告臘地宗廟國度,頒詔大千世界,加恩肆赦。
康熙十五年(1676年丙辰)
新月以建儲上太太后、太后英名。因不時之需廣土眾民,偉力唯艱,半途而廢仁孝王后山陵興辦之工。
小春康熙帝命講官進講《通鑑》。耿精忠勢窮而降,三藩叛域浙、閩、陝日益剿。
康熙十六年(1677年丁巳)
二月幸南苑行圍。大閱於南苑,命內鼎、高等學校士、文人諸文官亦俱披甲。
季春改光緒年歲十三衙門的不關部門分手為內政府的廣儲司、都虞司、掌儀司、成本會計司、營造司、慎刑司、慶豐司、上駟院,並於其外設立敬事房。詔令廠務府三旗每旗編為五佐領,設驍旗、護軍參領,由驍旗參領兼管旗務。命保甲擅長辭賦活法者,以所業進呈。任命靳輔為河督,規整河務。
七月康熙帝御便殿,召大學士等賜坐,論經史,間及前代朋黨之弊病,諭嚴格戒備。封世祖乳母樸氏為奉聖內助,頂帽服色照公愛人品級。
仲秋冊封內大臣遏必隆之女王妃鈕祜祿氏為娘娘,佟佳氏為王妃,赫舍里氏為僖嬪,李氏為安嬪,章佳氏為敬嬪,董氏為端嬪。商務府國務委員重臣向二十家內管佐領傳諭:闕一應現役行動女人家,凡沒事進宮,文牘畢即應去往,力所不及久停枯坐,將外屋事向內風傳,並隔牆有耳建章事往中長傳說。
暮秋上發都城,謁孝陵,巡近邊。
十月始設南書齋,命侍任課士張英、中書高士奇入值。
仲冬封威虎山神,遣官望祭。
康熙十七年(1678年戊午)
正月詔普天之下臣工各舉見多識廣全才之人,以備顧問,由九五親試。高等學校士李霨等引薦曹溶等71人,命赴京匯請旨。
仲春制《四書講疏義序》。王后鈕祜祿氏崩於坤寧宮,輟朝五日,諡曰孝昭娘娘。
季春吳三桂在衡州(今安徽布達佩斯)稱帝,代號昭武。
七月召督撫文人陳廷敬、侍讀生葉方藹入值南書齋。吳三桂于衡州稱帝。
仲秋西域天皇阿豐肅使者入貢。御經筵,以《御製散文集》賜陳廷敬等。吳三桂死。頒行《康熙永檯曆》。
十月皇四子胤禛生,母為烏雅氏。
康熙十八年(1679年己未)
一月掃平三藩之亂已抱長期性順利,康熙帝御午門宣捷。
暮春御試博古通今鴻詞於體仁閣,授彭孫遹等50人侍讀、侍講、編修、搜檢等官。修《宋史》,以一介書生徐元文、葉方藹、庶子張玉書為代總理。
七月視純千歲爺隆禧疾。北京地動詔發內帑十萬賑恤。
八月以地震禱於天壇。
康熙十九年(1680年乙丑)
四月以文人張英等拜佛內廷,日備奇士謀臣,下頭優恤,高士奇、杜訥均授文官官。命南書房考官每天晚講《通鑑》。宗人府進《玉牒》。設武英殿造辦處。諭:凡放匠之處,妃、嬪、貴人等得不到步,待夜晚放匠總後方許逯。
小春冊封胤禛之母烏雅氏為德嬪。
康熙二旬(1681年辛酉)
新月增置講官。
仲春東宮胤礽就傅,以大學士張英、李光地為師。
暮春葬仁孝皇后、孝昭娘娘於東陵昌瑞山嶽。
七月因平定三藩,賜宴於瀛臺,土豪劣紳郎以下皆與,賜採幣。
十一月定遠平寇元戎等率軍入內蒙,吳世璠自決,三藩之亂到頭平定。
臘月以三藩平定御太和門受賀,宣捷世界。加上太太后、老佛爺美稱,晉妃子佟佳氏為妃子,冊立孝詔仁皇后之妹鈕祜祿氏為妃子,晉惠嬪那拉氏為惠妃,宜嬪郭囉囉氏為宜妃,榮嬪為榮妃。頒恩詔,貺皇家、外藩,予封贈,廣解額,舉隱逸,旌節孝,恤孤苦伶仃,罪慌赦不原者悉赦除之。是年,康熙帝詔見直隸史官于成龍,稱其為“廉者重大”。
康熙二十一年(1682年壬戌)
歲首燈節,賜官宴,觀燈,用柏梁體吟風弄月。上為制《太平無事嘉宴詩序》,刊石於執行官院。
仲春以平滇遣官告祭嶽瀆、古帝陵、先師闕里。康熙帝齋於月山,為太皇太后拜壽。東巡謁陵,以王儲胤礽緊跟著。
三月康熙帝謁福陵、昭陵,駐蹕盛京。謁永陵。由山路赴苦活行圍。望祭錫山。
七月廷以鄭氏降將施琅為臺灣水軍太守,未雨綢繆攻臺。
人仙百年
暮秋詔每日御門聽政,春夏以辰初,秋冬以辰正。
小春詔研修《□□實錄》,纂修《三朝聖訓》、《安穩三逆線性規劃》。
臘月遣郎談、彭春觀察雅克薩情,還奏後康熙帝發狠暫不攻打,派寧古塔將領與之對抗。
康熙二十二年(1683年癸亥)
二月康熙帝狀元幸長梁山。
五月份設漢械器營。
六月至列寧格勒夾生圍,木蘭田其後始。
仲秋命經筵盛典,高等學校士以下侍班。
暮秋票額魯特入貢家口。
小春設新疆名將,駐青海城(今愛輝南)。
十一月以淪喪遼寧,告祭孝陵。
臘月 《史記日講》成,康熙帝制前言付諸實施。
康熙二十三年(1684年甲子)
元月命儼朝會儀仗。伯纂修《大清會典》,自崇德元年至康熙二十五年。
二月以薩克素兵臨雅克薩。
四月諭講官,講章以精切明明白白為尚,毋取養殖。
九月康熙帝初次南巡啟鑾。
十月吐蕊海禁。南巡路數萊茵河,檢察南岸諸險。
十一月南巡至江寧,謁明孝陵。迴鑾時次曲阜,詣聖廟,瞻先聖像,講《波士頓》,詣孔林酹酒,書“萬世之師”,留耒黃蓋。是年,用施琅議,於湖南設府、縣等,隸陝西行省。
康熙二十四年(1685年癸)
歲首諭公務府二副鼎:將皇黨外三宮娥子休養之吉徵房移至皇場內岑寂處。諭享宗廟時贊禮郎讀祝文對御名認可避。試翰詹官於保和殿,康熙帝親定甲乙,其不稱職者改官。
仲春諭港澳僱工及公公繇有偷逃在外不露聲色淨身者,適宜內用。
季春康熙帝撰孟子廟碑誌成,親書立碑。
四月份設祁連官學,以訓練內務府三旗餘暇初生之犢。
五月份修《政典制》。於文采殿東建傳心殿,舉辦經筵前遣官於此祭先師夫子。彭春等攻雅克薩城(今突尼西亞阿爾巴津諾),俄軍勢窮約降,退居尼布楚(今沙特涅爾琴斯克)。
康熙二十五年(1686年甲午)
新月俄重據雅克薩。
二月研修《□□杜撰》結束。文采殿打完工。康熙帝告祭孟子於傳心殿。皇十三子胤祥生,母為長佳氏。
暮春命修《合二而一志》。
七月吏部奏定侍讀、庶子之下各官常識不迭者,以同知、運判外轉。自衛隊圍擊雅克薩。
暮秋俄國君彼得時期來書請和,傳令撤圍。
臘月諭:“糾儀御史糾察必以嚴,設朕躬不敬,亦當舉奏。”
康熙二十六年(1687年癸)
仲春命八旗都統、副都統更番入值金鑾殿。
三月康熙帝御太和門視朝,諭高校士等詳共商國是務闕失,領有見聞,應入陳無隱。
四月份諭纂修《明史》諸臣,修史應參照實錄,《宋史》建成後,應將回憶錄依存於世,為接班人有著驗證。
仲夏召陳廷敬、湯斌各試以作品。諭曰:“朕與熊賜履講經論史,有疑必問。繼張英、陳廷敬偏下進講,保收潤。”制周公、孔子、孟子廟碑誌,御書勒石。
十一月太老佛爺病,康熙帝詣慈寧宮侍疾。
十二月以太太后病,康熙帝親制祝文,徒步走彌撒於天壇。太太后逝。康熙帝割辮服衰,居慈寧宮廬次。
康熙二十七年(1688年丁卯)
仲春定宗室襲封年例。御史郭琇參奏寶珠、餘國柱等結黨,瑰、餘國柱免稅,寶珠之黨遭斥退。
四月份康熙帝躬送太老佛爺靈柩奉安暫安奉殿。而後起陵,稱昭陵。
暮秋喀爾喀部為準噶爾部噶爾丹襲取,遷近邊。
小春上大行太皇太后尊諡為孝莊文皇后,升祔宗廟,頒詔大世界。
臘月建福陵、昭陵聖德神通碑,御製碑文。
康熙二十八年(1689年辛未)
元月份康熙帝第二次南巡,臨閱礦工。
仲春康熙帝抵湖南山城,祭大禹陵,親制輓詞,地名,行九叩禮,制頌刊石,書額曰“地平天成”。
暮春康熙帝至曼德拉謁明孝陵。命八旗科舉先試騎射。
四月康熙君主專制《孟子贊序》及顏、魯、思、孟四贊,頒於私塾。
仲夏付諸實施《孝經衍義》
七朔望九日冊立王妃佟氏為娘娘。次日王后崩,諡孝懿。派索額圖與扎伊爾使者會商於尼布楚,商定《中俄尼布楚條約》,猜測中俄東段分界。
陽春葬孝懿娘娘於遵化東陵。
十一月孝懿王后祔奉先殿。
十二月覲見太后於慈寧新宮。
康熙二十九年(1690年辛未)
仲春謁遵化孝陵。
暮春詔修三朝斷代史。
四月 《大清會典》修成。改通告館為御書處,以拓刻、描君王詩選碑帖真跡等。
七月噶爾丹入犯烏珠穆沁發動謀反,命裕千歲爺福全為撫高大良將,皇子胤禔為偏將出巴縣;恭千歲爺常寧為安耐人玩味川軍,出喜峰口弔民伐罪。康熙帝親筆,駐博洛和屯,因疾迴鑾。
八月赤衛隊與噶爾丹鏖戰烏蘭布通,制勝。噶爾丹遣達賴喇嘛濟隆來請和,福全未即進師。康熙帝切責之。
十一月裕諸侯福全等至京聽勘。
臘月康熙帝謁陵,行孝莊文娘娘三年致公祭。
康熙三秩(1691年庚午)
暮春翻《通鑑編目》成,康熙帝制花序。
四月以喀爾喀內附,康熙帝躬蒞邊外撫綏。開多倫會盟。
五月份傳諭喀爾喀,與安徽四十九旗全編設八方扎薩克,統制查實,個別按照。
十一月詔壓抑黨同伐異之美德。
康熙三十一年(1692年壬申)
暮秋大閱於玉泉山,改玉泉山澄心園為靜明園。
陽春停直省進鮮茶及賚送表箋。
十二月召科爾沁公爵沙津入京,面授計謀,使誘噶爾丹。
康熙三十二年(1693年癸酉)
仲春因閹人零用取繼花掉,甚至不修邊幅,諭令照八旗之例,借官銀。策旺阿拉布坦遣使入貢,曉使者馬迪落難及噶爾丹密事。
九月修盛上京。
康熙三十三年(1694年甲戌)
二月高等學校士請間三四日一御門聽政。康熙帝曰:“昨諭六十之上重臣每日奏事,乃優禮老臣耳。若朕躬豈敢暇逸,其每日聽政見怪不怪。”因康熙帝優禮老臣,諭六十以上大臣間日奏事,就此高等學校士討教君王可不可以三、四日召開一次御門聽政,康熙帝不允。
暮春禮部中堂沙穆哈以議皇儲祀奉先殿儀注不敬免。
五月命石油大臣院、詹事府、國子監日輪四員入值南書屋。詔修《淵鑑類函》。巡畿甸,閱視壩。
閏仲夏康熙帝試知事家世官於豐澤園。
七月康熙帝求文學之臣。高校士引進徐元學、王鴻緒、高士奇及韓菼、唐孫華以對。康熙帝以曰:“韓菼非謫降之人,當以原官召補。徐元學、王鴻緒、高士奇可擢用修書。並召徐秉義來。”
仲冬溫僖貴妃鈕祜祿氏逝。設虎槍營,分隸上三旗。
康熙三十四年(1695年乙亥)
仲春太和殿修蕆。
五月上巡畿甸,閱新堤及口岸運氣,建海神廟。
六月冊封王儲允礽妃石氏。
十一月大閱於南苑,定大閱鳴角擊鼓聲金之制。
康熙三十五年(1696年丙子)
元月份下詔親題噶爾丹。於西苑蕉園設內監官學,以敕授老公公翻閱。
二月康熙帝親統六師啟行,徵噶爾丹。命春宮困守,凡部院章奏聽殿下打點。妃赫舍里氏逝,恩賜平妃。
仲夏偵知噶爾丹到處,康熙帝率鋒線先發,諸軍張翼側而進。前線中書阿必達探報噶爾丹聞知昊親率人馬而來,驚懼逃走。康熙帝率輕騎窮追猛打。寫信老佛爺,備陳軍況,並約期回京。康熙帝追至拖納阿林而還,命內大員馬思喀追之。康熙帝奏凱。撫微言大義戰將費揚古慘敗噶爾丹於昭莫多(今廣西萌共和國曼哈頓南北),殺頭三千,陣斬其妻阿奴。噶爾丹以數騎逃走。
七月以圍剿朔漠勒石於太學。
小春大元帥費揚古獻俘至。
十一月噶爾丹遣使求和,其使格壘沽英至,蓋微探康熙帝的誥。康熙帝告之說:“俟爾七旬日,過此即進軍。”
康熙三十六年(1697年丁丑)
元月份詔書:“朕觀《宋史》,期並無女後預政,以臣凌君之事。我朝例,因之者多。朕不似先驅輒譏淪亡也。現修《明史》,其這諭增入敕書。”
仲春康熙帝又親口噶爾丹於西藏,命殿下據守都。遣官祭江淮之神。
暮春康熙帝駐蹕蒙古,察恤昭莫多、翁金授命兵工。祭雪竇山。上檢閱。命捍以習用食物均賜戰鬥員。
四月份康熙帝迴鑾。費揚古疏報閏三月十三日噶爾丹仰藥死。康熙帝率百官行拜天禮。敕諸路退卻。
七月以朔漠綏靖,遣官告祭郊廟、陵園、先師。
陽春始令宗室及江南諸生應鄉試、會試。
仲冬和碩恪靖郡主下嫁喀爾喀郡王敦布多爾濟。
康熙三十七年(1698年乙丑)
元月份康熙帝巡幸皮山。命皇宗子允禔、高校士伊桑阿祭金□□、世宗陵。
季春封皇細高挑兒允禔為直郡王、皇三子允祉為誠郡王,皇四子允禛、皇五子允祺、皇七子允佑、皇八子允禩俱為貝勒。
五月裁上林苑。
七月命吏部月選同、通、州、太守引見。霸州新河成,賜名永定河,建佛祖廟。奉皇太后東巡,轉道天涯。
八月巡幸遠處,奉皇太后臨幸喀拉沁端敬郡主府,賜第納爾偕同額駙噶爾臧。老佛爺望祭上人於發庫山。賜端敏郡主極端額駙達爾漢王公班第臺幣。
九月康熙帝次克爾蘇,臨科爾沁千歲孝莊文皇后之父滿珠習禮墓前酹酒有禮。
陽春康熙帝行圍於輝發。駐蹕興京,謁永陵,遣官賜奠軍功郡王禮敦墓。謁福陵、昭陵,臨奠武勳王揚古利、直義自費英東、弘毅公額瀋陽市墓。
臘月諭宗人府:“閒心宗室,才幹幹濟,精於騎射,及貧無生理者,各察實以聞。”
康熙三十八年(1699年己卯)
正月通告南巡詔旨:全路供應,由京備辦,勿放火間。
仲春老三次南巡啟鑾。
三月康熙帝閱黃河堤。駐波恩,閱兵較射。
四月鳳輦駐江寧,檢閱。
五月車駕次通古斯閘,書“聖門之哲”額,懸前賢子路祠。
閏七月妃張佳氏逝,諡為敏妃。誠郡王胤祉為其所生,不足百日剪髮,降為貝勒。
小陽春視永定建工程,命直郡王胤禔統帥八旗兵丁幫修永定攔海大壩。
康熙三十九年(1700年庚辰)
元月份閱視永定河工程。
二月親自訓令修永定河謨。命費揚古、伊桑阿考核宗室弟子騎射。
六月建海神廟。停宗室科舉。
十月太后六旬萬壽節,康熙君主專制《益壽延年賦》,親書畫屏貢獻。巡閱永定河。
十一月命優越官如行取例穿針引線。
康熙四旬(1701年辛巳)
正月以河伯效靈,封為金龍四頭領。
五月御史張瑗請毀前明內監魏忠賢墓,從之。
康熙四十一年(1702年壬午)
歲首詔修國子監。
六月康熙帝制《訓飭士子文》,揭曉直省,勒石私塾。
九月第四次南巡。
小春行至臺北,王儲病,中道迴鑾。
仲冬命修禹陵。
发狂的妖魔 小说
是限期制外官攜家帶口家人人。
康熙四十二年(1703年癸未)
歲首大學士諸臣祝願康熙帝五旬萬壽,進“長壽”屏,卻之,僅收其寫冊。南巡,閱視大渡河。
三月萬壽節,朝皇太后宮,免廷臣朝賀,頒恩詔、蠲額賦、察孝義、恤困窮、舉遺逸,頒賜親王、郡王偏下秀氣百官有差。賜內廷修書秀才汪灝、何焯、蔣廷錫探花,全方位殿試。
仲夏裕公爵福全有疾,康熙帝接連不斷視之。內鼎索額圖撮弄殿下,被宣告為“傑出犯人”,關禁閉於宗人府。
六月巡幸天涯海角。
陽春西巡山陝諸省,命皇三子胤祉查勘三門砥柱。
仲冬次洪桐,遣官祭女媧陵。遣官祭西嶽。駐涪陵,閱屯兵官兵較射。
十二月次磁州,御書“哲人遺休”額懸前賢子貢墓。
康熙四十三年(1704年甲申)
二月封淮神為長源佑順大淮之神,御書“靈瀆安定團結”額懸之。
四月命捍拉錫察視沂河客源。
六月賜四品典儀凌柱女鈕祜祿氏於皇四子胤禛於藩邸。於武英殿肇始修《佩文韻府》
小陽春頒內製銅鬥銅升於戶部,命以鐵製量力而行。
仲冬勸修《宋史》史臣核公論,明短長,以成國史。
臘月以御製文選賜廷臣。
康熙四十四年(1705年乙酉)
元月份 《白話淵鑑》成,頒賜廷臣,及於學宮。
仲春康熙帝第九次南巡閱河。嚴禁中官與各宮女子認本家、堂、姊妹,違反者擱重典。
季春駐蹕日喀則,命選晉綏、遼寧舉、貢、生、監善書者入京修書。江寧織就曹寅書報刊《二十四史》成。賜大學士馬齊等《皇輿表》。
小春重修華陰西岳廟成,上制碑誌。
十一月國子監一揮而就,御書“彝倫堂”額。
是年康熙帝與伊春教廷來衝破,來勢禁教。
康熙四十五年(1706年丙戌)
仲夏巡幸地角。建避難山莊於香港,為每年秋獮駐蹕布達拉宮。
六月詔修《功臣傳》。
七月上駐蹕上海市。
小陽春行武殿試。
十一月□□達賴坐化,其下第巴躲藏,又立假□□,拉藏汗殺第巴而獻偽□□。
康熙四十六年(1707年丁亥)
新月康熙帝第十三次南巡。
六月出巡天。皇三子胤祉迎康熙帝於相好邸園,侍宴,嗣是歲以為常。南書房港督陳邦彥輯秦元明題畫諸詩成,康熙帝親為閱定成《歷代題畫詩類》一部。
七月駐蹕慕尼黑。巡幸諸江蘇群落。
康熙四十七年(1708年戊子)
元月份重修南關帝廟成,御製碑文。
四月抓走明崇禎帝後人,年已七旬的朱三會同子,斬於市。研修北鎮廟成,御製碑誌。
六月駐蹕岳陽。《清文鑑》成,上制弁言。
七月 《掃蕩朔漠算計》成,上制題詞。
暮秋調集廷臣於西宮,宣告東宮胤礽罪狀,命拘執之,送京身處牢籠。還京。廢皇太子胤礽,頒示中外。
十月共商國是大員集會,議皇八子胤禩營儲位罪,削其貝勒爵。
仲冬皇三子胤祉告皇長子胤禔咒魘王儲,削其直郡王爵,幽之。副都御史勞之辨奏保廢殿下,褫職杖之。召廷臣議建儲之事,阿靈阿、鄂倫岱、王鴻緒及諸當道以皇八子胤禩請,康熙帝不允。釋廢王儲胤礽。王大員請復立胤礽為殿下。復胤禩貝勒。
十二月設局黨刊《綏靖朔漠規劃》,自大歷次大戰後均修打算。
康熙四十八年(1709年己丑)
正月應徵廷臣,訊誰領銜倡立胤禩者,官蹙悚。乃問張廷玉,對曰“聞之馬齊”,明天,列馬齊罪孽,宥死扣。後察其有誣,縱馬齊。
三月復立胤礽為東宮,昭告太廟,頒詔海內外。
四月移禁胤禔於公所,遣官率兵戍。
十月冊封皇三子胤祉誠諸侯,皇四子胤禛雍諸侯,皇五子胤祺恆公爵,皇七子胤祐淳郡王,皇十子胤(示我)敦郡王,皇九子胤禟、皇十二子胤祹、皇十四子胤禵俱為貝勒。於京西暢春園之北建圓明園,乞求皇四子胤禛住。
康熙四十九年(1710年庚寅)
元月老佛爺七旬萬壽,諭禮部:“瑪克式舞,乃江東宴席大禮,典至天翻地覆。今歲太后七旬生辰,朕亦五十有七,欲親舞稱觴。”命刊刻《淵鑑類函》四十四部。命修《滿漢合壁清文鑑》。
二月出巡太行。
三月命綴輯《字典》,即之後所稱的《康熙辭典》。
陽春下詔,自康熙五旬開端,普免大千世界賦稅,三年而遍。直隸、奉天、內蒙、甘肅、西柏林、澳門、山西、西藏、臺灣九省地丁返銷糧,察明全免。
康熙五旬(1711年辛卯)
歲首參觀曹州河堤。
仲春閱筐兒港,命建挑水壩,次河西務,康熙帝登陸行兩裡許,親置儀器,定方位,鼎椿木,以紀測量之處。
季春宰相耿額等數名達官以“為王儲結黨會飲”罪受罪。
七月秋獮木筆。
八月皇四子胤禛四子弘曆(即乾隆王者)出世,母為四品典儀凌柱女鈕祜祿氏;第十九子弘晝生,母為管領耿德之女格格耿氏。
小陽春命張鵬翮置獄深圳,從事湘鄂贛考場案。
康熙五十一年(1712年壬辰)
正月命前後鼎具折陳事。奏摺後始。
仲春命卓越保甲照主官引見。詔曰:“堯天舜日日久,人丁日繁。從此以後喚起開,不須更出丁錢,即以當年丁數為收入額,著為令。”此為“滋生口休想加賦”策。
四月份詔翌年六旬萬壽,仲春特行鄉試,仲秋春試。
九月皇儲胤礽復以罪廢,幽於鹹安宮。
仲冬以復廢殿下告廟,宣告大世界。
康熙五十二年(1713年癸巳)
仲春達官趙申喬疏言春宮根本,應行冊封。上以建儲要事,未可輕定,宣諭廷臣,以原疏還之加之阻擾。
季春六旬萬壽節,舉行千叟宴,此為千叟宴之創導。皇二十二子胤祜生,母為庶妃赫圖氏。
七月詔宗人削屬籍者,後生差別系紅帶、紫帶,載名《玉牒》。
是年詔修《律呂》諸書,於暢春園蒙養齋立館,求大地暢曉旋律者。
康熙五十三年(1714年庚子)
新月命修壇廟殿廷樂器。
仲春前中堂王鴻緒進《明史世家》二百八十卷,命付史館。
十月命大學士、南書齋縣官考定繇。
十一月誠公爵胤祉等以御製《律呂公允》進呈,得旨:“律呂、曆法、土法三書共為一部,名《律歷源自》。”立春,祀天於圜丘,奏新樂。
康熙五十四年(1715年乙未)
一月詔貝勒胤禩、延壽瀆職,停食俸。
十月諭高等學校士:“朕右面病可以寫下,用左邊書寫批答奏摺,期於不走風也。”
仲冬廢皇太子胤礽以礬水作書,囑大員普奇舉己為麾下,案發,普奇觸犯。
是年停給皇八子胤禩爵俸。於京畿小湯山建湯山清宮。
康熙五十五年(1716年丙申)
仲冬準噶爾部策旺阿拉布坦患吉林。
是年校刊《康熙百科全書》,康熙帝自利序。
康熙五十六年(1717年丁酉)
歲首修《楚辭折斷》成,例行公事書院。
五月份九卿議王貝勒差人遠門,查無勘合,即行參究。
七月策旺阿拉布坦遣將攪亂新疆,殺拉藏汗,囚其所立□□。
十一月皇太后不豫,上省疾慈寧宮。通告敕,追憶平生,論為君之難;並言自今冬肇端有眼冒金星之症,形漸羸瘦;特召諸子諸卿詳議立儲要事。
十二月老佛爺逝。康熙帝亦病七十餘日,腳面水腫。
是年禁赴北歐商業,赴東瀛者仍然。
康熙五十七年(1718年丙寅)
二月主考官院檢查朱天保上疏請復立胤礽為儲君,康熙帝於西宮罵之,以其知而違旨上奏,實乃不忠不孝之人,命誅之。
三月上大行皇后諡號為孝惠仁憲端懿純德順天翊聖章娘娘。裁食宿注官。
四月葬孝惠章娘娘於孝東陵。
七月修《省方國典》。
十月命皇十四子胤禵為撫偉大武將,出兵內蒙。命侍郎、科道官入值。命皇七子胤祐、皇十子胤、皇十二子胤祹踢蹬正黃、正白、正藍滿蒙漢三旗政。
臘月孝惠章娘娘升祔太廟,置身孝康章娘娘之左,頒詔五洲。晉和嬪為和妃,封爵庶妃王氏為密嬪,陳氏為勤嬪,封世祖悼妃之內侄女博爾濟吉特氏為宜妃,冊封戴佳氏為成妃,哈琉哈氏為定嬪。
康熙五十八年(1719年己亥)
元月份詔立功之臣退閒,世職準晚輩承繼,若無襲之人,給俸終其身。
二月讀書人蔣廷錫表進《皇輿全覽圖》,頒賜廷臣。
四月份命撫高大將領胤禵駐師合肥。
陽春命蒙養齋舉人王闌生修《國音韻圖》
康熙五十九年(1720年丁卯)
仲春冊立新胡畢勒罕為六世□□達賴喇嘛,遣散了五世□□達賴喇嘛而後的湖北宗教頭目岌岌的現象。
小春詔撫龐大士兵胤禵領略過年師期。皇三子胤祉之子弘晟被封為世子,皇五子胤祺之子弘升為世子,班俸均視貝子。定外藩朝見年例。
康熙六十年(1721年辛丑)
正月康熙帝以御極六十年,遣皇四子胤禛、皇十二子胤祹、世子弘晟祭永陵、福陵、昭陵。
季春高等學校士王掞先密疏復儲,後御史陶彝等十三人疏請建儲,康熙帝決不能,王掞、陶彝等被懲辦,遣往軍前效率。
四月詔測定歷代大帝廟崇祀祀典。
九月上制安定青海碑誌。十月召撫巨集壯將軍胤禵來京。
康熙六十一年(1722年壬寅)
新月召開千叟宴,康熙帝作詩,諸臣屬和,題曰《千叟宴詩》。
三月至皇四子胤禛邸園飲酒賞花,命將其子弘曆拉罐中。
十月命雍公爵胤禛等考查囤。
仲冬康熙帝不豫,還駐暢春園。命皇四子胤禛恭代祀天。過去。即夕移入大內發喪。遺詔皇四子胤禛承襲,是謂雍正帝。遺詔真真假假,招引繼位之謎。以貝勒胤禩、皇十三子胤祥,高等學校士馬齊、尚書隆科多為統制政工王當道。召撫發人深醒大黃胤禵回京奔喪。誠王公允祉上疏,依然故我陳請將諸王子名中胤字成為允字。
臘月封允禩為廉攝政王,授理藩院尚書,允祥為怡千歲爺,允祹為履郡王,已廢春宮允礽之子弘皙為理郡王,以隆科多為吏部首相。宜太妃託病坐四人軟榻見雍正帝而受降斥。始授太監官級,定五品三副一人,五品公公三人,六品中官二人。更定歷朝歷代可汗廟祀典,詔《古今書籍合併》一書尚為完畢,宜速舉淵通之士名編輯成書。